网站首页 国内 国际 娱乐 生活 旅游 健康 军事 体育 科学 美食 财经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

江歌母亲东京开发布会:我对日本法律很失望很绝

来源: 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:2018-01-09 15:56

江歌母亲在东京时间6点召开发布会

  江母鞠躬后离开

  江母在记者见面会上回答提问

  1,问:接下来是否请检方上诉?民事诉讼?

  江母:昨天已经向检察官,提起了对求刑的抗议,检察官说我是没有权利提起上诉的。对陈世峰的民事诉讼,大桥律师已经向法院提交诉讼要求。

  大桥律师补充:

  因为日本法律程序是,如果要提出不服的上诉,只有检方可以提起上诉,受害人家属不能提出上诉。江母已经向检察官提出,如果不是死刑不接受。如果日本法院做出判决后,不能提出不服的申诉。

  民事诉讼已经向有关方面提出了,正在审理中。因为今天刚刚进行第一次审理,详细情况在此不能奉告。,

  2,问:和刘鑫对簿公堂的打算?对陈世芳行程质疑的详细解释?

  江母:网友曝出了陈世芳在青岛住在离刘鑫家只有9公里的机场酒店。当时是4月4日,清明节,她不是来祭拜我的女儿。结合刘鑫庭上说的话,是个人都会打个问号吧。

  3,问:冒头陈述和最后总结辩论没有翻译,您听懂了吗?有没有不满没有翻译?

  江母:第一天冒头陈述,因为第二天我要做证人,所以不便听第一天的内容。最后那天陈世锋律师的话,我没有听懂。我没有不满。

  4,问:中途换律师的原因?

  江母:之前我和检察官签定保密协议,前律师也在场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透露了刀的问题。在看过案卷后,连我这个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,但他却说不能确定刀是谁的,这让我非常恐惧,非常害怕,才下定决心换律师。

  至于您说的临这么近有没有影响,我相信现任的大桥律师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这个案件。

  5,问:大桥律师,陈世峰服刑期间可能减刑吗?刑满释放后是否可能留在日本?

  江母:江妈,最近和网友的互动有些负面内容,今后还会继续在社交网络上更新自己公众号的内容吗?

  大桥律师:没可能留在日本。在留期间,已经受刑事处罚,结束后会被强制遣返。而且因为陈世峰在日本生活是留学生身份,犯案后,他不可能被给予在留资格。

  他现在的状况,没有减刑到12-18年的可能性。我本人认为,很快会减到这种程度,不太可能。

  江妈:为我最近在网上过激言论道歉。您所说的那些不同的声音,每一个人都有不同思想看法,有不同的声音我理解。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。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,网上污蔑我,恶意攻击我的那些人。我非常不能理解。

  江母:大桥律师已经向法院提交民事诉讼请求

  接下来进入媒体提问环节

  问:接下来是否请检方上诉?民事诉讼?

  江母:昨天已经向检察官,提起了对求刑的抗议,检察官说我是没有权利提起上诉的。对陈世峰的民事诉讼,大桥律师已经向法院提交诉讼要求。

  大桥律师补充:

  因为日本法律程序是,如果要提出不服的上诉,只有检方可以提起上诉,受害人家属不能提出上诉。江母已经向检察官提出,如果不是死刑不接受。如果日本法院做出判决后,不能提出不服的申诉。

  民事诉讼已经向有关方面提出了,正在审理中。因为今天刚刚进行第一次审理,详细情况在此不能奉告。

  江母:我对判决结果不接受

  他(陈世峰)之前的微笑,和现在的满头大汗,我的理解是罪犯真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时,他才会真正恐慌。所以我还是认为,像陈世锋这种杀人犯,只有他生命真正受到威胁,他才会知道生命的珍贵,他才会真正认罪!我对今天的判决不接受。

  江母:从未收到陈世峰与刘鑫及其家人真诚的道歉

  413天了,我没有收到陈世峰个人和我全家、刘鑫个人和全家,一句真诚的道歉。大家都没有听到陈世峰的父亲写给法院的一封信,我本来把这封信带来了,我想念给大家听的!大桥律师告诉我,从检查那里拿的东西不可以公开。我很憋屈。大家在旁听席上看不到陈世峰的表情。12月14日,他在被告席上回答问题的时候,一直面带微笑。甚至陈的律师在问他的时候,他笑的很开心。但是今天在法庭上,当法官说出确定刀是陈世锋的时候,陈世锋突然晕倒在法庭上了。陈世锋满脸的汗水,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。

  江母对于网友攻击徐静波的行为表示不满